汪峰:Fiil Diva 与一千万首歌

(记录 分享 博亿堂官网首页)的点点滴滴

全场熄灯,漫长的等待终于到了尽头,随着掌管人宣布“发布会正式末尾”,汪峰呈现了在人群的左前方。他逝世后是一个废弃的火车头,火车头还带着一副大得有点夸张的 Fiil 耳机。开灯的瞬间,一片喝彩。

多亏崔健、周杰伦、韩庚等人开了明星做手机、耳机的先河,汪峰作为圈内最有贸易头脑的艺人之一,跨界做耳机好像是粉丝经济的又一案例。可令人不测,或许说令人生疑的是,演艺奇迹蒸蒸日上的汪峰居然真会有别于“长辈”,把 Fiil 做成一份奇迹?

北京往西

夜幕已将,蟋蟀的叫声将四周衬托得愈发安谧,由于没有站台,园区停着的那几辆绿皮火车看上去比往常更矮小。半信半疑,这里便是 Fiil 耳机新品 Diva 的发布会现场——中国铁道博物馆,和很多与会者一样,「唯物」也是第一次知道在北京西边另有这么一个中央。

内场的机油味很重,空调坏了,偌大的火车库房里充满着蓝、红、黑三种颜色的灯光,以及人满为患的躁动。入场时遇到了 Fiil 市场部担任人刘静,照面只要一句话:“抱歉,昨儿一晚没睡,我都快忙懵X了。”

若有不测,这是她人生中最忙的七夕。

实际上,发布会范围并不大。除媒体以外,高朋主要分两拨,一拨是汪峰的新歌声学员,另一拨是 Fiil CEO 彭锦洲在科技圈的挚友。眼力所及,能看到第一排就坐着锤子科技 CEO 罗永浩,斧子科技 CEO 王峰。

相比于粉丝,这是一群很难被撩动嗨点的人。因此,在一个半小时的演讲进程中,鲜有淳朴的掌声和喝彩。身边的冤家终不克不及免俗,问:“子怡来了没?”我无言以对。

“终极会赚大钱”

进入正题,汪峰先给过去做了总结:“三款产品,过去9个月卖了75000台。”此处有掌声,但掌声并不知道75000台是什么见解。彭锦洲坦言:“第一代我们外部设定10万台的目标,我们很高兴9个月做到7万多台,就这一个产品盈亏点来讲,今年是可以完成(红利)的。”

汪峰接过话头,表现出对这种及时贸易反应的不以为然:

“我20岁的时分曾经写了50、60首歌,到2000年末《花火》的时分那张专辑很多人以为那是高峰,但是出完那张专辑没什么人听,到了2006年,6年以后有人以为里面那首《优美天下的孤儿》真好。”

他试图用自己的过往向记者证明,“做出超前的事变,故意义的事变,终极会赚大钱。”但这是一种代价判别,汪峰的表现无疑更像一个偏执的产品经理。而在当下,这也算得上一种时兴。

熟习汪峰的人告诉「唯物」,外界总以为汪锋太“端”,出口总是“你的幻想是什么?”凭空生出了间隔与厌弃。实际上,理想生活中的他便是很抱负主义,习惯用宏大叙事来辅导举动。以是他会和 CTO 邬宁去抠产品的每一个细节,也会和刘静去对宣传片的每一帧画面。

“很多时分,他便是凭直觉。”

作为下属,斡旋的余地很多时分都很小。但话说返来,Fiil 之以是可以树立,也有赖汪峰那次被验证的直觉。

据《创业家》报道,两年前的夏天,投资人吴世春和张野将十几副耳机摆在汪峰面前目今,后者仅凭声响就区分了诸副耳机的优劣。在张野看来,这便是良好的产品经理本质。可显然,当他们终于把 Fiil 这个项目攒成时,他们没有想过,能轻松应对万人演唱会的汪峰,并纷比方定能主导一场完满的发布会。

“硬件终究只是硬件”

时至昔日,汪峰仍然对客岁10月的那次演讲念念不忘,GMIC大会上他说:“就由于不断盯着PPT,曾经有几个瞬间我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,可以说错了。”会后采访,他又问记者:“这次没有前次那么单调吧?”

精确地说,这次并不是汪峰一集团的演讲。为了铺垫 Diva 的“无线”和“智能”,他与罗辑头脑结合创始人吴声对话;为了解释 Diva 的设计,Design Affairs 设计总监 Moritz Ludwig 全程背书;至于 Diva 上很“酷”的每个细节,汪峰则与邬宁一同一五一十:

28dB的降噪水准;

3秒语音搜歌;

耳机左面板切歌、调音;

摘下即停,戴上即播;

……

“可硬件终究只是硬件。”汪峰绝不粉饰当人提及 Diva 某个亮点时的高兴,但也十分笃定 Fiil 的将来在于与内容的结合。用他的话说,这个天下并没有被严寒的板滞所控制,生活中仍然充满着强大的内容:

“我们在过去十个月里失掉一个共鸣便是,一定要深化到内容端。以是,你会看到今天 Diva 可以直接读取陆地音乐系上万首歌,用户可以和耳机对话,FIIL+将来会是一个强大的内容故里。我们不盼望走在期间的后面。”

内容即音乐,汪峰比在场的统统人都更明晰,音乐终究值多少钱。

现如今,版权之争已风起云涌,汪峰难掩的为难是:作为音乐人,他乐见版权费水涨船高,而作为一个音乐平台的董事长,无限的内容即意味着深不见底的投入。

以是,可以预见在某一天,当汪峰和他的 Fiil 站在真正的敌手面前目今时,他们要面对的诘问绝不是 Fiil 耳机的设计、音质、乃至出货量,而是他在采访终了前反问记者的那句:“你能想象一千万首歌的代价吗?”

(看完/读完)这篇文章有何感想! 来看看博亿堂官网首页是怎么评论的吧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